您现在所在位置:儿童故事大全 > 民间故事 > 帝王故事 > 正文
亨利四世斗教皇



  在一般人心目中,一个国家的国王,他的权力是至高无上的。其实不然。封建时代的欧洲,不少国家的君王,要听命于罗马教皇,教皇的权力才是至高无上的。教皇不仅可以废除君主,而且还可以惩罚国王,但任何人都不可以冒犯教皇。正因有这么一段历史,所以才有了下面这个故事,正是隆冬季节,终年积雪的阿尔卑斯山,显得比往日更加寒冷。刺骨的寒风在高空呼啸着,鹅毛般的雪花纷乱地飘落在坚硬的冰地上。



  在这连野兽也不愿出来觅食的日子里,却有十几个骑马的人,在艰难地翻越这座欧洲最高的山脉。那些马儿都张大了鼻孔,马蹄铁上沾满了白沫和冰雪,两肋不停地起伏着。显然,它们已经行走了很长的路程。



  骑在一匹高大的白色骏马上的,是一个二十六八岁的青年人。尽管天气这么恶劣,他却不住地脱下皮帽,任凭风雪朝自己头上袭来。这青年人就是德意志国王亨利四世。



  亨利四世的侍从劝阻道:“陛下,这样要冻伤你的鼻子和耳朵的。”



  亨利四世光着头、沉着脸说:“你们别再罗唆了。要是我能抵住阿尔卑斯山的风雪,那么我就能在卡诺莎城堡教皇宅第门前光着头站一年!”



  1056 年,亨利四世即位时,才不过 6 岁。那时,天主教主教的授职权,实际上操纵在国王手里,罗马教廷对此一直不满。后来,教廷乘国王年幼无知,便提出教会独立,反对主教由国王授权,借以削弱国王的权力。



  1073 年,新当选的教皇格列高利七世,在敕令中明确提出:教皇的权力高于一切,不仅有权任免主教,而且可以废除君主,审判和惩罚国王,可是任何人都不能审判教皇。这时亨利四世已经 23 岁了,他当然不能忍受教皇对他权力的限制,于是双方发生了严重的冲突。



  1075 年,亨利四世不顾教皇敕令,委派了许多空缺的主教。教皇得知后,写信威胁亨利四世,要他立即忏悔,并且向他作出书面报告。亨利四世不服,于 1076 年:月召开宗教会议,宣布废黜教皇,一个月后,教皇也在一次宗教会议上宣布:剥夺亨利四世的国王权力,并将他开除出教。



  教皇这一处置,对亨利四世构成了严重威胁。蓄意反对亨利四世的公侯和高级教士,于 1076 年 10 月作出决议:亨利四世应暂时放弃国王权力,宣布效忠教皇,并必须在一年之内获得教皇的赦罪今,否则废黜王位。同时定于次年 2 月,在德意志中部的奥格斯堡举行会议,请教皇出席,同时裁判亨利四世。



  在这种情况下,亨利四世已完全处于被动地位。他被迫签署了服从教皇权力的保证书,表示愿意对自己的严重罪行作忏悔。不久他又获悉,教皇已从罗马启程北上,到达了阿尔卑斯山以南的卡诺莎城堡,等候德意志公侯派来迎护的军队,前去参加裁判他的会议。



  亨利四世意识到,这一次非当面向教皇屈服不可啦,因此,他脱下王冠御袍,换上普通服装,只带少数人,越过阿尔卑斯山南下,赶到卡塔莎城堡, 准备当面向教皇乞求赦兔他的罪行。



  1077 年 1 月下旬,亨利四世一行赶到了卡诺莎城堡。



  在进入城堡之前,他跳下马来,脱下御寒的皮帽和靴子,把一条忏悔罪人用的毡毯披在身上,冒着风雪,缓步走进城堡,来到教皇的府第门前。



  当时,罗马教皇对逐出教会或违反教?娴娜耍市硭蔷傩懈髦植煌问降拟慊谝鞘剑词耆∽约旱淖镄小F涫奔溆谐ご锛改甑摹1热纾械某嘟怕锻罚诮烫妹徘跋蛩薪虢烫玫娜丝仪邪螅胨谴淼唬挥械挠媚菊却蜃约夯蛴赦慊谑创颍?3000 杖抵一年的忏悔;有的赴圣地朝拜,或捐纳巨款等等,一直到教会满意他的仟悔为止。亨利四世为了表示自己真诚忏悔,直接来向教皇哀求。

  第一天过去了,尽管亨利四世整天站在雪地里痛哭流涕,哀求教皇赦免他的罪过,可是连教皇的影子也没见到。

  第二天、第三天也是这样。直到第四天,有许多教士被他的真诚忏悔所感动,一再为他向教皇去乞求,教皇才勉强传见他。

  教皇格列高利七世这年 57 岁,是个意志坚强、手段毒辣的人。当选教皇的 25 年中,他一直在罗马教廷中供职,对教廷事务非常熟悉,权欲极强。一见到俯伏在他面前的亨利四世,教皇眼里就闪烁着怒火。

  教皇格列高利七世说:“我已经以上帝的名义革除你的教籍,剥夺你的国王权力,你还有什么脸来见我?”

  亨利四世噙着泪水,诚惶诚恐他说:“教皇陛下,我的主人,我已经认识了我的罪行,这次特来向您忏悔,祈祷您对我的宽恕和慈爱。”

  教皇冷笑一声,说:“啊?教皇?哼,你不是写信给我,说我现在不是教皇,而是假僧侣吗?你不是命令我滚下来,接受万古的咒骂吗?”

  亨利四世连忙说:“不,不,我已经撤消了冒犯您的法令,并且写了服从您权力的保证书。这两个文件已经发布出去啦。”说着从怀中拿出几张纸,双手递给教皇。

  教皇早已知道了这两个文件的内容,他没有伸手去接,而是沉着脸继续说道:“上帝是非常忍耐和宽容的。我们曾经期待,随着你的年龄和知识的日益增长,你终于能遵奉上帝的诫命。我也曾经用父亲般的慈爱警告过你,希望你今后不要滥用上帝给你的尊荣和权力,来阻碍教会的自由。可是你不仅不感谢上帝的恩典,反而固执己见,不肯返回到你所遗弃的上帝面前来,而且一再分裂教会。为此,我不得不遵照上帝的意志,对你进行惩罚。如今你还有什么话可说?”

  亨利四世听了教皇的严厉训斥,只是伏在地上痛哭,不敢再辩解。

  在教皇身边的红衣主教,以及随同亨利四世前来的大主教和贵族,这时纷纷代国王乞求教皇赦免罪过。最后,教皇终于松了口气说:“看来,你的痛悔是真诚的。我已经说过,上帝永远忍耐和宽恕的。为了他的慈爱,我将松开驱逐你出教的锁链,让你重新回到教会的怀抱中来。但是,我不能立即恢复你国王的权力。你必须在上帝面前立下誓词,并且由在场人员作出保证。”

  教皇挥了一下手,亨利四世马上起立,谢过教皇的恩典,当场写了一份誓词,表示愿意遵照教皇的意旨,改正以前的过惜。主教们随即在誓词上签名作证。

  教皇又招了一下手,把他的红衣主教叫到面前说:“马上起草一份文件,叙述亨利四世在这里忏悔的经过,并且附上他的誓词。这份誓词要迅速发给德意志王国的所有公侯!”

  亨利四世获得教皇赦免后,带了随从离开卡诺莎城堡。后来,“卡诺莎之行”,便成为屈辱投降的同义词。

  但是,国王跟教皇之间的斗争远远没有结束。

  亨利四世在卡诺莎的屈辱,并没有给他带来权力和安宁。当他回到德意志的时候,反对他的公侯们宣布他已被废黜,并且选出一个新的国王来代替他。新国王立即派专使去谒见教皇,表示要在各方面服从他的指导,甚至愿将自己的儿子送到那里作为人质。

  亨利四世得悉后,一方面调动忠于他的军队讨伐新国王,一方面请求教皇协助他反对新国王。

  后来,教皇借口亨利四世不听从他的命令,继续采取军事行动,因而于1080 年 3 月第二次下令对亨利四世革职革教。

  这一回,亨利四世已经掌握了一部分军事力量,不再向教皇屈膝投降。他于同年 6 月,唆使支持他的宗教会议相应通过决议,第二次废黜教皇;10月中旬,又在一次战役中彻底击败了新国王。从此,亨利四世权势大增,教皇反而失势,处境不妙。

  不久,亨利四世率军进攻意大利,以报曾经屈辱于罗马教皇之仇。虽然教皇得到意大利南部酋长的援救,但亨利四世兵多势众,终于在 1084 年 3月攻陷罗马,随即被加冕为神圣罗马帝国皇帝。

  教皇仓皇南逃,于 1085 年死于意大利南部。1106 年,亨利四世也死了,但是这场权力之争还是没有结束。

  直到 1122 年,双方的继承者才在德意志西部的沃尔姆斯城,订立一个宗教协定。双方同意,德意志境内的主教不再由皇帝直接任命,而由教士选举产生,但这种选举必须在皇帝或他的代表监督下进行。主教在领地上的政治权力由皇帝授予,宗教权力也由皇帝授予,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“沃尔姆斯宗教协定”。至此,罗马教皇和德意志皇帝之间长达 40 多年的权力斗争,才算暂时告一段落。

0
0